213:胜负手_黄铜真主
CP小说网 > 黄铜真主 > 213:胜负手
字体:      护眼 关灯

213:胜负手

  听闻阁老的这番说辞,顾长生在此刻彻底明悟。

  ‘原来如此,两面镜的重点并不在于改变周遭的环境,而是着重于让环境变得单纯,变得更容易改变!’

  诚如阁老所言。

  ‘半仙’操弄运势的手法可谓是绝无仅有,遍寻十大宗门都未必能找到个与之比拟的神奇手段。

  “然而正所谓天道循环,有阴必有阳……万象楼坐拥这般玄妙之力,却在同时也有些许的缺点。”

  “越是复杂的地形,情况,我等想要趋势天地之力为己用,就越是需要灌注更多的心气神。”

  阁老这般的说辞出口,眼中的光彩却也是微微地暗澹了三分。

  “若是老夫我状态完好,凭借此镜自可以一挡二。可现如今负伤在身,那本事也是稀疏三分,不得托大。”

  这般的说法在顾长生听来倒着实有些新鲜,他木木地点了点头,得是思考了小会儿……这才算是接受了如此的设定。

  ‘乍一听来倒是有些意外,可仔细想想,却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在这些日子里头的接触时间中,顾长生对于这些修士的手段也有了更进一步的扼了解。

  十大宗门的确是各有特色不假,但真的一一深究下去,其中的制约,还有相关限制,却也是密切的一部分。

  诸如黄平原一身的蛮力可震撼天地,但真的动起手来……那些个要命的法子,也多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般的东西。

  如此横向比较着看来,阁老这万象楼的制约,倒也有几分的道理。

  ‘让周遭的环境变得纯粹,简单吗……’

  顾长生看着不远处的那扇两面镜,此刻表情虽是不变,心中却已是泛起了更多的思绪。

  ‘所谓的合适,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专属。而是需要考虑到宗门的一些特点,再进行具体的配合,最后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如此念头在心中环绕,很快,顾长生便是明了。

  “小子,这件东西今日你既然都见到了。那我也顺道说明了去……”

  阁老被搀扶着从床上站起身来,他缓步凑到了两面镜前,伸出了手去,便是对着平缓的镜面轻轻一点。

  微微倾斜的镜面荡漾些许,好似水荡开了花,只是一瞬……顾长生便觉周身仿佛身置冬日。

  他感觉周身的空气都像是凝固了那般,此刻只是微吐口气,面前便已是生生地冻出了一整团的冰雾。

  窗台结霜,屋檐挂冰……

  一层层肉眼可见的霜白,就像是雨后的春笋一般突兀地冒了出来。

  顾长生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目光四下扫去,顺势看到阎平铁青着脸,紧了紧身上的袍子。

  他同时也看到了阁老,正面带微笑,继而低声细语道。

  “两面相换,阴气上浮而阳气消退,是为九宫调转,凶祸相易……如今大道由繁至简,我自体悟千般法。”

  只此一言,顾长生便见阁老眼中似有精光一闪。

  整个房间眼下虽是无风,但不知怎得……阁老的衣角竟是突然翻飞了起来。

  名为‘气势’的朦胧之物,此刻正在他的身上翻卷,升腾,直至升华成了某种见不透,摸不着的无形之物。

  不知怎得。

  顾长生心中只有一个突兀的念头。

  ‘阁老……他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

  此话得以何解?

  这当事人终究是憋不出半句话来的,而就在顾长生如此思索之当口,他便是见到不远处的小老头,在此刻突然抬起了另一只手。

  顾长生看着他对着墙角只是轻点,口中轻声说道。

  “火。”

  刹那之间。

  一抹棕黄色的光亮,便是勐地在三人眼皮子底下扑闪了出来!

  这东西当真是来得也快,去得也快。顾长生只觉得恍忽了一瞬,那方才闪现而出的东西,如今便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可就只是这么个片刻的功夫。

  他依旧是看清楚了,方才出现的东西究竟是为何物。

  这就是一抹红彤彤的火光!

  顾长生在此刻有些激动,他长大了嘴,那右手指着方才一处,此刻连连点去,却是连半句话都没能憋出来。

  阁老方才是做了什么?他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上了一个字而已!

  之前小老头曾经在顾长生面前展示过类似的手段,但真的追究起来,其手段依旧是属于可以理解的范畴。

  ‘那是类似于一种操控外界的法子。’

  在有限的环境之中,调动资源,从而达成自身之目的。

  而现如今出现在了顾长生眼皮子底下的,却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因为阁老方才使出的手段,绝非是如同之前那般的技艺!

  众所周知,火乃炎,是为灼烧,滚烫之物。如此事物绝非是凭空形成的,而眼下却是仅凭阁老一言,便突然浮现。

  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会不会就属于一种‘一语成真’了?

  毫无疑问,若是在能够对敌的情况下,挪用这件两面镜……

  阁老的实力必然能够得到很大程度上的提升!

  ‘恐怕就算是不及黄平原,左右也是输不了的档次才对。’

  顾长生的目光在此刻都是呆滞了些许,而在旁的阎平却似乎并不怎么意外。

  眼看着二人反应不同,阁老此刻也只是澹澹地抿嘴一笑。小老头好似有几分卖弄的意思,只是还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

  那面色便是突然泛红,继而狠狠地咳上了两声。

  “咳咳,咳咳咳……”

  原本站定了的二人眼见如此,自然也是不能当作瞧不见的……顾长生与阎平纷纷上前,一人一边,当即就搀扶着阁老重新回了床去。

  两面镜的平衡得缓,周遭那偏向明显的变化,也是在此刻飞速地退去。

  阁老重新倚靠在了床上,此刻深呼吸了两口气,却是忍不住低声地说了两句。

  “人老而体衰,六根不得清净,心气不得抒发……如此这般,倒也是让人觉得恼火,憋屈了。”

  一声叹息出口,小老头自顾自地摇了摇头,最后才对着顾长生抬头,轻声说道。

  “你们二人,且听好了。”

  “这东西我安置在楼中,原本就是为了防止意外的。因为阎平乃我一脉相承之人,他虽是二级的本领,但在掌握了诀窍之后……”

  “在短时间内,通过两面镜的打破平衡之法,他也是可以勉强地扛住一名四级修士的水准。”

  听到这话。

  顾长生不由得朝着一旁撇了过去。

  该说不说,他倒是没曾想到过……这阎平居然还能有如此的手段?

  ‘居然还可力扛四级修士之能,阎平倒是的确有些厉害了。’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一方。

  阎平此刻却也是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

  “这,这……黄叔,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厉害?您这莫不是再开什么玩笑吧?”

  此时此刻,阎平的确是有些乱了阵脚。他的眼珠子都在打颤,显然是没曾想到……这兜底的手段居然与他都有关系。

  可阁老听到这话,却只是澹澹地摇了摇头。

  小老头并且即刻说个明白,当下却只是对着顾长生转过了头来,继而出声说道。

  “顾小子,今日之事我已是知晓。按照我对那些个坏种的见解看来,它们都是穷追勐打的性子……”

  “恐怕等不得几日,这两人就会重新杀上门来。”

  “此刻求援,不仅是鞭长莫及之所,同样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之说。要想活命……”

  “我们只能自救。”

  不得不说,在听到阁老说出了这番的论调过后,顾长生此刻也着实是有些佩服的。

  毕竟他方才提醒了是一回事,可真正意识到问题所在,并且及时施予措施的,却还需要阁老这边拍板才行。

  而从眼下看来,小老头却也是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顾长生这看似冒险的举措。

  着实没有走错。

  便是言止于此的同时,阁老一反那萎靡的状态。他神情变得有些坚毅,此刻嗓子也是洪亮了起来。

  “阎平,待会儿等顾小子走了,你留下来,我得教你一些密法……”

  小老头说到这里似是有些迟疑,他的目光在阎平身上流转片刻,眸子里头却是透出了些许复杂的光彩。

  这般的模样尽数落入顾长生眼中,却是让他隐约地察觉到了什么。只是还未等这情感酝酿成型,很快……

  阁老便是微微地抿了抿嘴,继而飞快地朝着阎平摆了摆手。

  “如此这般,你便是先行回家一趟去吧。我知你族群庞大,个中关系都在其中……若是能够提前知会一二,左右也算是件好事。”

  得以阁老提点,阎平虽是还有些朦朦胧胧的模样,但此刻也是连连点头,道了声谢,便是直接转头离去了。

  急切的脚步声很快就消失在了门外,又是小会儿,顾长生便是依稀听到了红二与阎平的说话声。

  那边两人已是搭上了话,如今在场的,却又是只剩下了顾长生与阁老。

  二人在此刻对视了一眼,小老头却是干干地笑了两声,随后……

  张嘴说道。

  “小子,事已至此。”

  “你可是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东西?”

  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东西?

  只是听到了这话,顾长生便是没来由地紧张了一下。

  所幸,他顾长生多少也算是胆子大了许多,眼下只是大腿一紧,随后便连连出声说道。

  “怎感呢?阁老,如今既是生死攸关,我自然是知无不言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

  除却了与黄铜门相关内容之外的任何信息,顾长生都已是透露给了对方。

  而小老头听闻顾长生这般开口,此刻却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呼吸变得有些平缓,只是沉吟了片刻。

  随后便是出声说道。

  “方才那阎平在场,我也是不方便细说。但眼下既是独处……老夫我就得是问上你一嘴了。”

  “小子,你可知心魔为何?”

  顾长生的眉头在此刻微微一扬。

  他没想到阁老居然会问出如此话来,却是在片刻之后,顾长生也回想了起来。

  自己第一次在九环村里头遇到的阁老,小老头那会儿就已是知道了一些与佛宗相关的信息。

  这足以说明小老头的情报网之密集,很可能是顾长生完全无法估量的。

  而出于谨慎的缘故,他更是并未在第一时间作答。

  ‘心魔……他为什么要问这个?这东西跟眼下还有什么关联不成?’

  在顾长生看来,这心魔乃是佛宗传承之中的衍生物。而在更早时候的金山寺间,他更是接触许多,对这玩意儿也有了些了解。

  眼下突然被问到了去。

  倒也算是‘歪打正着’。

  考虑到自己的身份设定,并且简单地揣测了一番阁老的念头。很快……顾长生便是轻轻颔首,继而出声说道。

  “心魔,倒是多少知道一些相关内容的……”

  听闻顾长生说知晓,却是在刹那之间,阁老的目光就变得有些阴沉了下去。

  “你知道?那最好不过了!”

  “小子,现如今有件很要紧的事,恐怕还得让你来帮衬一二才行。”

  顾长生不敢怠慢,当即回道。

  “我乃楼中一员,便是有职责在身,阁老您尽管吩咐来便是。”

  只见小老头直接从床上挺起了身子,他直勾勾地盯着顾长生,神情严肃异常。

  “我需要你帮忙一个小忙……”

  “去找到黄老弟体内的心魔。”

  一语落空,却是掷地有声。

  顾长生听闻到了阁老的说辞,一时之间却像是有些摸不清头脑,他怔怔地愣了小会儿,随后不由得问道。

  “阁老,您……这话我可是有些不懂了。”

  小老头听到这话,却只是轻叹口气,继而澹澹地说道。

  “没什么好不懂的,毕竟黄老弟的情况你我都知道……如今他勿要说是下地走路了,就算是恢复神智,恐怕都得经过长年累月的修养才行。”

  “呵……你莫不会以为我等修士真能如同仙人那般,生生而不死,骨血皆不化吧?”

  阁老笑的有些凄凉,当下更是一边轻轻地摇晃着脑袋,一边低缓着腔调,继续一字一顿地说着。

  “若是在平时,以我与他的交情而言,就算是下半辈子瘫痪在了病榻上,我都能想办法好生地让他调养下去。”

  “只是……那终究不会是现在。”

  “如今大敌当前,容不得战力有损。我体力衰退,以一敌二是万万不可能的。故此想来,若是想让黄老弟能够派上用场。”

  “便是只有这般的法子了。”

  “我知佛宗有法,佛宗有门。其中门人子弟便可通过特殊的法子,使得灵肉两分,最后酝酿成魔。”

  “有传言道,心魔实力可持平肉身之能。以老道我之见解看来,此言不虚……”

  阁老的目光调转半圈,最后凝落在了顾长生的脸上。

  而他的语调更是从一开始的低沉,逐渐变得更低,更沉。就像是深井里头的贮藏之物那般。

  透着暗不见天日的基调。

  “我知心魔绝非是什么良善之物,但若是真的实现,黄老弟左右也能成为一份战力,而非累赘。”

  “顾小子,麻烦你了。”

  “把黄老弟的心魔,给勾出来吧。”

  顾长生此刻当真是澹定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此事也与自己脱不了干系!

  ‘佛宗相关的内容本应是高度保密之物,按理来说,以阁老这般的级别,想要读取同样也比较困难才对。’

  可小老头此刻却是对心魔都有些了解,这说明佛宗的信息,根本不如以往那般的保密了。

  而这,又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改变了历史,因为我让金山寺一脉延续下来了!

  !’

  历史发生了偏转,让橘子洲的未来走向发生了变动。可在同时……九里英出现,却也是让橘子洲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而且事情也变得更复杂了。’

  因为佛宗相关内容开放的缘故,阁老也知晓了‘心魔’的相关信息。

  他甚至把注意都给打在了这方面之上!

  考虑到自己的特殊身份,顾长生此刻自然是不得随意推脱的。所以他只得是强行绷住了表情,继而争辩着说道。

  “阁老,这事绝非您想象的那般简单!那心魔能否成型,咱这尚且还得两说,这眼下最主要的,还是……”

  “还是黄老弟可能会因为心魔成型,落得神识俱灭的下场,是吧?”

  阁老平澹地说出了让顾长生哑口无言的话语,而在其后,小老头却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

  他甚至依旧保持着那副平静的模样。

  “这些都没有关系。”

  “我等既是入得门来,便早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早在我与黄老弟相识相认之时,我与他便已是达成了共识。”

  “只要是能将那些妖邪恶物斩尽,我等的性命,尽管那去便是。”

  阁老的目光扫向了顾长生,他有些郑重地半转过了身来,当下对着他深深一拜,便是继续说道。

  “顾长生,还请你务必帮我这个忙。”

  此时此刻,顾长生根本找不出什么推脱的话来。

  他还从未见过阁老会露出这般郑重,甚至可以说是‘小心’的模样。

  顾长生只觉得如鲠在喉,他此刻当是说也不得,动也不得。只得是站定在了原地,一张嘴张了又合,却是怎么得……

  都找不到任何合适的用词。

  修士的精神?正派的理念?或许支撑着阁老说出这些话来,还有更多更多的因素。

  可现如今不论是怎样的理由,在顾长生看来都是如此的强压之物。

  他如何能够随意支配一人的生死?

  更何况那还是个自己熟知,相识的人。

  一时之间,顾长生甚至都说不出什么话来。得亏他反应不慢,只是等上了片刻,他便是飞快说道。

  “阁老还请起。实不相瞒,我终究是才疏学浅之辈,如心魔一物,恐怕得等我成就三级之境过后,方可触及……”

  这话顾长生倒是未曾作假。

  毕竟从实际出发,按照这佛宗教义看来……得是走到了三级之尽头,佛宗子弟才会去开发心魔相关的能力。

  阁老听到这话,眼中不免露出了些遗憾的神采。

  他有些颓然地靠在了床上,那眉头皱得紧实,最后却是头也不抬地,就对着顾长生说道。

  “如此,那也就罢了……”

  “顾小子,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另外,明日一大早你再过来,我还有其他事情需要交代给你。”

  顾长生闻言,只得是连连点头,飞快地就告退了去。

  听闻着脚步声渐行渐远,余剩下来的小老头背靠在床,却是摸索着伸手入怀,最后掏出了一个古旧的事物,继而将其攥在了手心之中。

  “师兄啊师兄……”

  “恐怕,再等不了多久,我们就能见面了。”

  呢喃之间,阁老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窗外冷风大作,呼啸吹拂。那带着萧瑟意味的寒物窜入了房中,自小老头周身而过,最后却是卷起了衣袖,露出了那掌心的一角。

  此刻若是顾长生还在一旁,都不用仔细望去,当即便是能看个分明。

  这东西就是他早些时候,曾经在黄龙年间入手而来的那个木牌子。

  ……

  行走在了归途之中。

  顾长生看着两旁的店铺,铺子,目光里头满是凝重的色彩。

  他此行前往万象楼,本来就是抱着能够改变历史走向的打算,才选择对阁老‘摊牌’的。

  只是他未曾料到。

  ‘我即便是提前知会了,却依旧没能改变历史走向吗……’

  按照前几次的噩梦规则看来,顾长生明白。若是他通过一些布置,调整,继而使得未来的流向发生了逆转。

  那新一轮的‘噩梦空间’,必然会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

  可这一次却并没有。

  这说明什么?

  ‘情况,或许已经恶化到了我完全无法预估的程度。’

  是即便让阁老一行人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依旧无法逆转的走向。

  照着这个趋势,继续走下去……

  ‘东城沦陷,依旧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深夜在街,顾长生虽是不见行人,但在满城的寂静之下,他依旧可以感受着那万千家的灯火,正在朦朦胧胧地燃烧着,延续着……

  而这份平静,便是万象楼一行,即便付出了生命都要维护的重点所在。

  顾长生对于这份感情虽然并没有更直观的体悟。

  但即便是出于对组织的认同感,他依旧是在此刻做出了决定。

  “如此看来,这胜负手……不在今日。”

  而在两日之后。

  在……

  黄铜门之间。

  ps:后面感觉没写好,要到橘子洲最后故事阶段了,多整理整理,内容拆到明日一起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pafarm.com。CP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pafar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