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波及_诡秘:我给极光会当外援那些年
CP小说网 > 诡秘:我给极光会当外援那些年 > 第335章 波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5章 波及

  嘉德丽雅还待在源堡上。

  今天对嘉德丽雅来说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天,因为她在灰雾之上的神国里待了一个多小时,恐怕是各大教会里的圣者都没有这个待遇,以至于她在受宠若惊的同时感到有些麻木。光是和其他塔罗会成员待在一起还好,但“愚者”先生的突然出现和突然施以神迹让她感觉压力有些大,头几乎和桌面平行,不敢动也不敢说话。

  克莱恩看看她的样子就能猜到她的想法了,“海神权杖”漂浮在他的高背椅后,对神战的插手暂时告一段落。阿尔杰也已经从海底爬了上来,到附近相对安全的区域跟“愚者”祈祷过报了平安。

  他躲在了罗思德群岛的首府拜亚姆,因为他觉得这里大概率受到了“愚者”的庇护,刚才海上受灾那么严重,近在咫尺的这里居然还一片祥和。

  于是,阿尔杰熟门熟路地找到了罗思德群岛的反抗军首领卡拉特,进而从对方的描述中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并无缝加入了反抗军和海神信徒们正在举行的赞美“海神”拯救的集体祈祷仪式。

  为了表达对“海神”拯救了自己的感谢,阿尔杰还破费给慈善学校捐了一栋宿舍。

  外面的神战还要打多久啊?虽然对王宫做出了干预,但克莱恩当然不敢去看。

  克莱恩有些焦躁,他也感受到灵性有点告急了,估计也就只能再把嘉德丽雅放在源堡上一两个小时。他当然不愿意让嘉德丽雅独自面对隐匿贤者然后失控死亡,但再拖下去自己和“隐者”女士可能都要出事,两尸两命。如果隐匿贤者一直保持活跃状态,那他就只能赌一把,试试“纸人天使”有没有精神保护效果了。

  “世界”坐在旁边,张口想问嘉德丽雅状态如何,但克莱恩想了想,直接伸手触碰了代表“隐者”的那个深红星辰,只见隐者女士以一个闭目祈祷的姿势躲在“未来号”上自己的船长室里。

  她蹲了一个多小时,估计腿已经麻了。估计有船员来敲门,但没有得到船长的回应。这段时间里“未来号”一直停靠在罗思德群岛海域中的一个小岛私港里,运气很好地没有被亡灵军队波及到。

  克莱恩有些庆幸自己是在先和仆人们离开伯克伦德街160号,前往就近的避难所之后才回应他们两个的祈祷了,现在在避难所里假装打盹。

  如果他还待在家里,很快就会被上门来喊他撤退的仆人和管家发现问题。

  但是道恩·唐泰斯先生已经坐在那里靠墙睡了一个多小时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睡着未免心态太好了,周围的其他邻居们已经开始窸窸窣窣地讨论昨晚唐泰斯先生是不是太累了,毕竟,众所周知,现在他的府邸和刚买下不久的庄园里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各色美女。

  我的风评将再一次被害。他叹气。

  灰雾上的克莱恩也不是完全听不到别人促狭的讨论,他只觉得头疼,又破罐子破摔地觉得别人爱讨论就讨论吧,这个时候就当自我牺牲给别人缓解心情了,克莱恩干脆把这些人屏蔽了,反正自己周围的邻居也都不是在教会或者军方有着重要能量的人。

  他们的谈话内容不会出现太多的有用信息,他们估计还连外面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克莱恩刚才还听到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这一次肯定是弗萨克帝国的轰炸又来了,并且邪教徒也趁势作乱,所以才把他们都转移到了避难所。

  他们是进来了,那其他人呢?

  克莱恩忽然心里一突。

  乔伍德区的人呢?南区呢?东区呢?或者其他因为避难所有限还留在地面上和自己家里的人呢?

  贝克兰德不是神战的主战场,但是因为王宫中正发生着战斗,对人类来说反而还比星界的众神之战更加危险。他又做了同样的事情,一旦着眼于神灵层次的战争,就会忘记脚下的人。

  但他现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就算什么都不干也只能再在源堡上待一两个小时,如果还要分出心神去查看东区和其他区的情况,灵性耗尽的时间将被大幅度提前。

  就在这时,一个祈祷突然出现在了克莱恩的耳边。

  克莱恩看向嘉德丽雅,嘉德丽雅低着头,没有看到青铜长桌上空那颗不断膨胀收缩的深红星辰。

  是伦纳德……他遇到什么危险了吗?这种层次的战斗和他们完全没关系了吧……克莱恩眉头一皱,触碰了星辰,黑发绿眼、带着红色手套的伦纳德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了祈祷的画面中。

  “尊敬的‘愚者’先生,请您转告‘月亮’……”

  “风暴教会和黑夜教会紧急发起了清扫贝克兰德内趁乱活动的邪教徒的行动……”

  “费内波特已对鲁恩宣战,因此大地母神教会也在其中!”

  画面中,伦纳德缩在黑暗狭小的某个储藏室内,一边紧张地听着门外的脚步声,一边压低声音向“愚者”祈祷。一个小小的红色光点在他的手边燃烧,是一根细烟。

  他竟然是在贝克兰德的圣塞缪尔大教堂里对“愚者”祈祷!——就连克莱恩都有一瞬间的震撼。

  虽然伦纳德的信仰已经产生了动摇,但神灵归根到底是神灵,是让人畏惧的、不能直视的伟大存在。信仰减少之后,便更能体会帕列斯的那一句“不要相信神的仁慈”,伦纳德自己也紧张得浑身是汗。

  大部分人都去维持治安和帮助居民了,这个任务来得突然,现在贝克兰德境内教会人手不够,于是紧急调用了红手套机动小队,伦纳德连暂时离开教堂都做不到。

  他的语气惶急,因为丰收教堂平时和他们也算友好邻居,教会对教士们的身份和实力了如指掌。

  其中只有乌特拉夫斯基一位序列6的“黎明骑士”,和序列5的“月亮”。或许这两人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中序列的强者到哪里都能当做一个小型组织的首领,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同样战斗经验丰富,但真的论封印物、数量和人员实力的话,一支有所准备的红手套小队足以清理他们。

  伦纳德发自内心地担忧同伴“月亮”的生命安全:

  “我将在三分钟后跟随队伍前往丰收教堂,不是主教亲自带队,但队伍中至少有两位序列5,还有克制血族的封印物,不是驱赶,不是关押,是清理!”

  “大地母神的信徒,现在在风暴与黑夜教会的定位等同于……邪教徒!”

  伦纳德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他唰的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把那根烧了三分之一的细烟拿起来夹在手中,面带轻松的笑容走了出去。

  打开门,外面刚好有一个红手套的成员正往储藏室里张望,见到伦纳德出来,又看到他手上夹着的烟,顿时露出了一种了然的笑容,伦纳德也挠挠头,和他相视一笑。

  “快去吹吹风,把身上的烟味去掉。”

  红手套成员并不在意同伴偷偷躲起来抽了几口烟的行为,友好地指了指走廊上开着的一扇窗户,提醒道:“吹完了记得来集合,该行动了。”

  “马上,马上!”伦纳德连连点头,熄灭了手里的烟,快步离开,“马上就来!”

  祈祷画面结束了。

  克莱恩陷入了沉思,“世界”也陷入了沉默,而嘉德丽雅虽然没有抬头的勇气,但也听到了“星星”的话语——塔罗会众人之前合作过对两个血族成员围追堵截,也算是熟悉了。

  “正义”,“魔术师”和“审判”现在都在西区的避难所里……按照伦纳德的说法,黑夜教会应该已经确认了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和埃姆林·怀特都在丰收教堂里,教堂里肯定有其他大地母神的信徒正在避难……“倒吊人”在罗思德群岛,“隐者”在我面前……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行动的只有“愚者的眷者”,“世界”先生了!

  克莱恩头大。

  不过转念一想,其实他也不需要直接帮忙,只需要给埃姆林他们传达这个消息就行了。

  但乌特拉夫斯基很虔诚,埃姆林也不差多少,他们不可能愿意抛弃教堂和信徒离开的……迫不得已的时候,恐怕“愚者”还是要做出一些干预才行……

  大地母神对鲁恩宣战,导致大地母神的信徒获得邪教徒同等待遇,这个发展是克莱恩没想到的。但他立刻动手,把伦纳德的祈祷画面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剪辑,留下了重要的部分,丢入了象征“月亮”的深红星辰里。

  ……

  “不要紧张!不要抢!”

  埃姆林调制了一大锅安神的药茶,整个丰收教堂里都是药材微苦的清香。不大的教堂里的长椅上已经坐满了人,就连地上和台阶上也有许多人站着或坐着,几乎没地方下脚。

  里面有的是信徒,也有的只是无路可走的贫民,乌特拉夫斯基平等地接纳了他们。

  茶水黑漆漆的一片,但是味道倒是不错。人们在埃姆林的安神茶的香气中逐渐平静下来,有序地排着队来领取一杯暖手,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在旁边安静地清洗着别人喝完了的金属杯子。

  忽然,埃姆林舀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表情顿时变得极为精彩。

  他赶紧对排在队伍第一的那个人说:“我有些事情要离开,现在你来帮我。”然后立刻把勺子塞到了地方的手里,快步绕开人群走到了弯着腰也鹤立鸡群的主教身边。

  “大事不好了!”

  埃姆林压低声音:“我得到消息,黑夜教会要来围剿我们了!他们马上就到教堂门口!”

  乌特拉夫斯基平静地洗着杯子。

  埃姆林被对方的态度弄得有些急躁,虽然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很强了,但还没强到能和一个以上还带着可能克制自己的封印物的教会鬣狗单挑的程度。身为血族救世主的他还没有获得神性,还需要更多的成长,总之就是绝对不能在现在掉链子!

  等等,万一这是始祖的试炼呢?……不可能吧,这种试炼完全是十死无生啊!

  埃姆林想象“太阳”途径的封印物的光芒落在自己身上,想象那种像是人类皮肉溃烂、刀割般的疼痛,胳膊上已经很不争气地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你只是义工,你可以离开这里。”

  乌特拉夫斯基洗完了杯子,终于说话了:“我是母神的信徒,母神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

  “你想要在这里和红手套死磕?他们不是来处理问题的,他们是来处理我们的!”而且你序列还没我高呢!埃姆林下意识地就把自己和乌特拉夫斯基画上了等号,全然不觉得有哪里不对,“他们也觉得我和你是一伙的,所以可能还带了克制血族的封印物,我就算逃也不一定能逃掉,除非寻求侯爵的庇护!”

  说完,埃姆林忽然怔了一下,表情更加扭曲。

  “可恶。”他懊恼道,“那不就是说我也无处可逃了吗?我要是逃回血族,说不定还会被那帮鬣狗认为是血族和母神教会有什么合作……”

  埃姆林做出了决定,他伸手,慢慢吞吞地把洗干净的杯子取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救世主就该有这样的觉悟……早就该有了!”

  “呵呵,欧内斯·博雅尔那家伙真是好运,一个月的义工时间结束了,前天刚走……我真该让他去拜访一下我的父母,让父亲和母亲看看他脸上那些难看的表情……”

  他强装镇定地继续给避难的人们舀茶,拿着勺子的手臂微微颤抖。

  ……

  在把伦纳德的信息投递给“月亮”之后,克莱恩就开始关注起丰收教堂内的动静。

  见埃姆林和乌特拉夫斯基在短暂的交流后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不是转身离开,或者从后门走人,克莱恩简直想要叹息或者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可嘉德丽雅还在这里,他不能做出不符合“愚者”形象的动作,他只得在心中叹息,并回味着这命运和时代的之前的深深的无力。

  双方都没有任何错误,甚至在今天之前还算得上是朋友。

  克莱恩更是这双方的朋友,无论是帮助哪一方,他都觉得如芒在背,无法做出决定。

  更何况,“世界”又不能离开,而就算秘偶消失在了这里假装去帮忙了,只要事后一问,就能知道“格尔曼·斯帕罗”根本没有出现在那里。

  他沉默着摸出一张纸人,再次提醒嘉德丽雅低头,随后给埃姆林·怀特施加了一个纸人天使的祝福,庇佑对方能够在梦境之中保持清醒。至于乌特拉夫斯基,克莱恩不清楚异神的赐福对一个虔诚的信徒来说到底是赐福还是诅咒,只得暂时按下不表。

  如果他们真的遇到生命危险,那就用海神权杖劈几道闪电下去吧……

  ——————

  这几天卡得要死,电脑和路由器总有一个想退役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pafarm.com。CP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pafar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